• 联系我们
  • 地址:
  • 电话: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经典回顾
  • 译制片经典回顾
  •   也许是卓别林的《城市之光》,那个失明的卖花女眼睛已经痊愈,却不知道曾经帮助过她爱过她的男人是谁,眼前的人太多,她认不出哪个是她要等的,直到一个有着羞怯微笑的流浪汉经过,她好心给他零钱,却触到了他的手,这只手是熟悉的!然后她就望着这个人,轻轻问一声:“你?”

      就是这两声探问,像是左括号和右括号,在电影史标出了我们对爱情的所有想像。一个是失去后的获得,一个是错过后的重逢,巧合之处是,都有一人失明。

      看不到这个世界,你更能感受到他的存在吗?看得到这个世界,他更容易被人海淹没吗?其实,面对《简·爱》,更想谈谈爱情之外,那一点点不起眼的沧桑

      。配罗切斯特的邱岳峰,1953年开始,全家七口搬进了南昌一条弄堂里,栖身在17平米的房间里。进厂到去世,工资没调过,一直是103元。这不算特别,很多上海人都这么住,很多中国人都这么过。他还可以做点工匠活,曾经把人家做钟座余下来的三角边料,一块块拼成精致的五斗橱。

      但是他同时还是罗切斯特,那个“十年以前带着股怨气跑遍了整个欧洲”的英国乡绅,在岛国的阴郁天空之下,他经常纵马驰过荒郊。

      骑马披斗篷出门兜风的罗切斯特,骑自行车上街买菜的邱岳峰,他们在不同的时光隧道里穿行,望得见对方的身影吗?

      这是一部任何人都可以从中找到自己偶像的电影,八十年代在国内公映时,从翻译到配音到录音剪辑均无可挑剔(翻译:刘素珍,导演:孙渝烽),配音更是集中了上译厂的精华。

      “对不起长官,我要发火了。——让你的钱去擦吧!我喜欢我训练出来的这帮混球,你要不让我跟他们在一起,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

      其实,就连肖恩中尉那个在赌场工作的女友,为掩护男友被打得,肖恩抱着她心如刀绞,这姑娘地微笑,说了十个字:“你带来欢笑,我有幸得到。”谦卑的口气里有最高贵的伤感和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