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 地址:
  • 电话: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经典回顾
  • 香港经典电影回顾 哪一部才是你最爱
  •   第34届香港电影金像将于本周日揭晓,共有22部香港本土电影以及5部两岸合拍作品入围,《风云3》拿到包括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在内的11项提名,成为本届提名数最多的影片。许鞍华执导的《黄金时代》拿到10个项提名紧随其后。影帝方面,云凭《风云3》、《暴风语》获两项提名,曾江和方中信也凭借《风云3》中的出色表演,同时入围最佳男配角。

      纵观本届提名影片,明显缺乏叫好又叫座的作品。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大家说起金像,说起香港电影,总是在说没落。如果实在看不下去今年的提名影片,那就再回头看看过去经典的香港电影,回味一下其中的经典片段。我们只是抛砖引玉,最好的香港电影都在各自心里。

      成龙动作喜剧风格,用一句话总结就是:人物轻盈敏捷,招式出其不意,善于运用和道具,与人打斗好像杂耍般灵动活泼。

      《A计划》这场单车巷战便是典型。被一追杀的马如龙骑着一辆单车,与一群在胡同里七拐八绕,巧妙利用竹竿、窗户、梯子设置各种埋伏机关,斗得敌人人仰马翻,表面上,他手脚乱用,应付吃力,但在杂耍般的闪躲挪移间,人物鬼马机灵的特性也被勾画得惟妙惟肖,这是对卓别林、基顿的借鉴与沿袭。

      拍《英雄本色》之前,吴宇森正逢事业低谷,是好友徐克力挺,才有了这个翻身的机会。事实上,银幕里小马哥与阿豪比骨肉情更亲的友情,也是吴宇森心中对友情的真实写照。

      彼此落难的两人时隔三年后在停车场重逢,大哥已成小弟,“你写给我的信,怎么不是这样说的……”面对阿豪的追问,小马哥顿时失声,紧紧相拥的特写镜头,将两人之间的兄弟情渲染得淋漓尽致,这种美学背后悲壮的侠义,才是将《英雄本色》推上神坛的真正原因。

      在《东方不败》“向问天夜斗华山派”这一幕中,李连杰带领的华山派与向天问展开激斗,人物手中的长剑矫若游龙,甚至长剑离手,犹如自己有了生命一般盘旋进击。这个段落是徐克的,也是程小东的。程小东将自己擅长的气氛与动作相结合的长处发扬到最大,在这场戏中达到他剑斗设计的巅峰。

      借助鱼线和威亚等简单的道具,李连杰手中长剑的威力发挥到极限,配合其舒展大方的动作身段,在徐克新武侠电影标志性的蓝色夜景衬托下,满银幕都是侠士们的襟风剑影,令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香港新武侠在徐克和程小东带领下进入了天马行空的狂想时代。

      豹哥的尸体因李翘的要求被翻转过来,镜头却没有马上对准豹哥,而是以豹哥的高度仰拍李翘。画面中的张曼玉,先是笑,随后终于泣不成声。这时镜头移向豹哥背部,在众多的纹身中,赫然有一只清晰的米老鼠。这短短三分钟的戏,可以说是《甜蜜蜜》中最动人的一幕。

      如果说李翘与黎小军之间是擦身而过的爱情,那豹哥给李翘的,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亲情。他在李翘第一次失去黎小军的时候,就用背上的米老鼠逗她开心;在看穿李翘与黎小军的暧昧时,选择宽容地;在李翘说孩子的时候,故意说出“养小孩子很麻烦”,不愿李翘因为孩子被牵绊;在最后,豹哥戏剧性的离开,成全了李翘与黎小军的甜蜜蜜。

      尹天仇与柳飘飘过夜后,看着窗台白衣飘飘的美人,这个屌丝知道自己爱上了她,但又觉得配不上她,于是尹天仇穷尽所有的财产,拼一份过夜费,既是给柳飘飘某种程度的补偿,也为了自卑,但最后还是压抑不了自己心中的爱意,在柳飘飘离开的时候,冲上去说:“我养你。”至此,尹天仇在情感上完成了一个男人的救赎,同样的,柳飘飘也不再是“出来卖的”了。

      《枪火》不是杜琪峰最好的电影,却是谈杜琪峰绕不过的片。而谈《枪火》,又绕不开荃湾商场战。某种意义上,杜氏内敛冷峻的风格就是从《枪火》确立的。

      阿肥贴身大佬,阿来一夫当关,五人默契站位,各司其职,画面构图精致,通过深远的长镜头交代局势,牵一发而动,四分多钟里,剪出84个镜头,没有对白,只有沉闷的枪声在回响。武侠小说里的以静制动,说的正是如此。

      王家卫电影之美,一词概括——闷骚,他电影里人物,总是有着未曾舒展的,外化出来,就是充满挑逗、试探,同时也有被影迷念念不忘的对白。

      《花样年华》咖啡馆的一幕让人忘不了。周慕云发现自己的妻子和苏丽珍的丈夫有了婚外情,于是,他约苏丽珍出来,想这点。从询问对方的皮包到哪里买的,到被提醒如果跟隔壁邻居的包一样,女人会介意。随后苏丽珍说她的包是先生送的,香港买不到;而周慕云坦白他太太也有个同款的包。最后,苏不得不痛苦面对:我知道,我见过。(眼睛直直地注视着他)你想说什么?

      看似废话连篇,其实没有一句多余,一来一往的对话中,不露痕迹地展现了人物的矛盾心理。这,就是高手。

      今时今日,重看《无间道》,说它是新世纪香港警匪片的分水岭,并不为过。从《无间道》后,香港警匪片从简单到枪战文化,开始逐步过渡到好莱坞式的剧本为王。

      《无间道》是三部曲中最为成熟的一部,所谓无间,如片头所注,为刑罚永不间断,是八大之中最苦的一个。电影中两大悲剧人物,陈永仁与刘建明都生活在无间,陈永仁是小混混,但他的真实身份是,刘建明是好,但其实却是混的,两人的存在成为一种倒影,他们都害怕自己的身份先被。天台里的一幕,这两个“无间者”终于汇合,虽然共同的心愿都是想做个,但命运早已决定,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那个活下去的,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