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 地址:
  • 电话: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评电视剧
  • 为题《石评梅作品集》书名后志
  •   书目文献出版社嘱我为二十年代名女作家石评梅作品集题写书名,立即在我的眼前浮现出一件难忘的往事。在二十年代,大时期,我已知高君宇(名尚德)同志是北方区委员会的负责人之一,主管宣传工作,但未见其人。那是一九二五年一月,高君宇同志在上海参加我们党的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后,返回的途中,他特地在天津下车,到我任教的学校里看望我,因为,他受同志的委托来看我并带一封信给我,这样我们有缘相见,一见如故,交谈甚洽。高君宇同志和同志是在党的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期间相识的,两人欢谈甚深,彼此互通了各人的恋爱情报,于是高君宇同志做了我和同志之间的热诚的“红娘”,而恩来同志又做了我得见君宇同志的介绍人。我和君宇同志的那次亲切的会见,他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是一个温和而又沉着,内心蕴藏着的热情,而从外貌看上去也较为成熟的青年。

      在同年的三月间,我正在参加国民会议促成会全国代表大会的时候,突然听到君宇同志逝世的,深为悲痛,极想能够见到他的情人――石评梅女士,给予安慰。数日后,在大学旧址院的礼堂,举行高君宇同志的会。由赵世炎同志(带土字旁的男孩名字北方区委员会负责人之一,主管职工和宣传工作,一九二七年国共两党后,七月在上海遭)主持,我去参加会,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和迫切的愿望,希望能够见到女作家石评梅。但是那天很出乎我的意外,评梅女士并没有参加会,可能因为她悲痛过甚而不能参加。但是,在会会场的正中悬挂着评梅女士的君宇同志自题像片的那首诗,作为她悼念君宇同志的悼词。因为,我和恩来同志对高君宇同志和石评梅女士的相爱非常仰慕,但他们没有实现结婚的愿望,却以君宇同志不幸逝世的悲剧告终,深表同情。君宇同志由于工作关系,一人独居,无人照料,阑尾炎发作后,因耽误时间而恶化以至不救长逝的。从那个时候起,我就仰慕高、石之间爱情和同情他们的不幸,总希望能有机会和石评梅女作家见一面,然而,石评梅女士由于失去君宇同志悲伤过甚,约三年后,她自己也离开了。我始终未能同石评梅女作家有一面之缘,至今仍引为憾事。解放后,我也曾与一些同志和青年一代几度到陶然亭,凭吊高、石合葬的碑墓,我向同行的人们讲述了高、石的爱情和事迹。由于对高、石俩人的仰慕和同情,缅怀之思,至今犹存。虽我们两对四人,已有三人长逝了,作为幸存者的我,有机会能为《石评梅作品集》题写书名,深感欣幸,故不计字迹,乐于题写。

      

  • 关键词:评梅女士
狗狗币 火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