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 地址:
  • 电话: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中国电影
  • 北影节开幕前不如一起先去趟中国电影资料馆
  •   北影节来啦,你要去哪儿看电影?打开光影地图,30家商业影院、艺术影院和高校影院遍布9区。从4月6日预映开始,为期16天的北影节,将放映近300部电影。

      出地铁2号线积水潭站西北口,沿新街口外大街北走800米,往小西天牌楼走200米,影迷的朝圣地就在这儿了!

      4月6日-4月12日,距北影节正式开幕还有一周时间,以中国电影资料馆艺术影院为首的少数几家影院,将提前预映影片。主要放什么类型的片子?“老片儿。”资料馆的策展人沙丹不假思索地回答。带子、、数字拷贝,沙丹介绍,在不同的电影放映介质之间来回切换,放映员需要一部一部的轮流调试。忙疯啦!为了日常放映和北影节的审片工作,放映科的工作人员恨不得像放映机一样连轴儿转。

      中国电影资料馆成立于1958年,直属于,是我国目前唯一的国家电影档案馆和研究机构,它更以世界上最大的关于中国电影影像资料的收藏成为国际电影资料馆联合会的重要之一,馆藏各个时期的中外影片4万余部。

      资料馆在海淀区和朝阳区均建有一处影院,分别是小西天艺术影院和百子湾艺术影院,一年放映次数近千场。前者位于文慧园三号,配有能容纳621人的1号厅和容纳85人的2号厅。除了每周一不安排放映,其他六天都有排片。在这里,你可以观摩到经典国产电影、外国原版影片、青年导演作品等其他商业影院无法提供的优秀电影资源。

      小西天艺术影院是庄重的。推开红色边框的玻璃大门,你会发现,影院内的许多陈设物都着上了统一的红色。售票柜台、自助取票机、抬头的横梁、检票口的警示带存在感最强的,莫过于1号厅的621个红色座椅。不论是9排1座的“位”,还是18排38座的最远角落,身在其中,你都将无力抵挡来自巨幕电影的强烈冲击。2007年影院大楼装修之后,影厅引进了数字放映机(现在则是国内最的4K激光放映机)以及金属巨幕。此前,资料馆只有放映机和普通的白幕。

      海报、明信片、布袋在售卖专区,观众除了能买到爆米花和饮品,还能选购一些与电影相关的周边商品。去年是中国电影资料馆建馆60周年,影院推出了一款珊瑚橘色的纪念杯大受欢迎,“这纪念杯卖得最好,现在就剩7、8个了。”负责销售的卷毛有点小自豪地说。

      3月4日12点,电影《切腹》在网络平台开售,资深影迷汪金卫凭借“掐点”、拼手速,抢到了在一分钟内就售罄的电影票。

      “有转《切腹》的吗?在线等,挺急的!”“还有吗?好可以送杯星巴克。” 3月21日下午,距离电影在资料馆1号厅开场不到2个小时,仍有影迷在微信群里不懈地求票。另有群友回应:“我手里有一张《切腹》,请假都要去看。天塌了都不转。”

      年轻人会抢票、转票,可苦了老年影迷朋友!自从2015年资料馆开通网上售票渠道后,于阿姨排队买票的优势就失效了。为了能买到票,她只能委托年轻观众帮忙了。她多次向资料馆的工作人员提意见,“以后要想办法照顾我们老年朋友啊!就是留几张专门卖给老年人的票也好啊!”

      座无虚席。3月21日下午4点,600余位影迷在巨幕前欣赏了这部载入影史的经典作品。“宽银幕的摄影构图,大银幕的冲击力,太震撼了!”在此之前,汪金卫已经在电脑上看了两遍。他连连感叹,两种屏幕的观影效果,差别实在是太明显!

      “我在资料馆看了5年电影。”汪金卫热爱电影,哪儿有好电影就去哪儿。“很大忽悠美女老板全集程度上,我是因为资料馆才来工作的。我就住在资料馆附近,为了方便看电影。”现如今,他每周至少光顾资料馆2、3次,加上参加、上海电影节和金马影展看的电影,平均一年能累积四、五百部的观影量,“生活非常丰富”。

      汪金卫说,看电影是一项很便宜的娱乐活动,资料馆日常放映的电影里,有不少票价只有10元-30元。而这场包含主创仲代达矢见面会的电影《切腹》,也只要120元,“比在KTV唱首歌儿划算多了。”

      资料馆的工作人员告诉京蜜,国产经典影片的价格是10元,国内外新作、佳作小厅放映通常只要20元-30元。哪些电影的价格会贵一些?一是见面场次,二是需要单独跟国外片方购买,版权成本高的,三是与合作方一起定价的。

      经典的、实验的、小众的无论你在资料馆看哪一类型的电影,它的票面都印有“学术放映”四个字。沙丹说,“学术放映”,就是学会如何艺术地看电影。看电影需要互动,资料馆能让你找到志同道合的人。

      2017年暑假,00后徐澄霄在资料馆看了一场满座的悬疑电影《控方证人》。要在以前,他总觉得老电影的画质不好、进度慢,没有观赏性。但看了这部电影之后,他感觉“比之前看过的任何电影都要精彩。”出了电影院,徐澄霄发现,观众都在聊天。“聊叙事、聊风格,而我自己只是感觉被震撼,什么都说不上来。”自此之后,他开始主动学习电影知识。

      徐澄霄说,自己身边喜欢电影的同龄人很少,唯一认识的一个高中生,却正处于高考冲刺阶段,很少有机会交流。“但是在资料馆认识的人就不一样了。”徐澄霄告诉京蜜,很多朋友是通过转票结识的,和他关系最好的一位影迷生于1986年,如今孩子都4岁了。尽管两人的年龄相差10余岁,但交流起来完全没有障碍。他们经常在下班/放学之后,相约资料馆看电影。

      常去资料馆的观众,一定都听过沙丹在电影放映前,为片子做导赏解说。最后一句,往往是“放映的时候,请不要用手机拍摄银幕,谢谢大家!”在资料馆,屏摄是被影迷强烈抵制的不文明行为。

      《黄金时代》《推拿》《少女哪吒》《心迷宫》《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沙丹说,很多新片愿意在这里做首映,就是因为他们知道,资料馆有一批高素质的影迷。“在这里看电影时,几乎没有人会交头接耳、玩手机。电影结束,大家会自发地鼓掌。”影迷Once说。

      为什么会自发地鼓掌呢?卷毛认为,这是资料馆老一代影迷的传统。一是为了表示对电影的尊重,二是喜欢这部作品。北影节期间,观众还会为做字幕的工作人员鼓掌表示感谢。

      2019年新年的第二天,由沙丹创立的微信号“幕味儿”向影迷征集“2018年你在资料馆看过的印象最深刻的一部电影,或这一年你与资料馆的故事。”留言登时如流水一般涌来,每一条写得都很长。

      影迷Meow留言,去年元旦假期,她在资料馆排队取票的时候,被人搭讪,后来发现与其同在一个影迷群里。两人天天聊天,渐渐成了情侣,“买两张票再也不发愁没人一起看”。

      影迷553说,这儿有一种魔力,能吸引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光临。“印象最深的是《悲惨世界》25周年纪念演唱会,得热泪盈眶,原来音乐会能在电影院看,能和那么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分享悲欢离合。”

      “下个月的电影片单什么时候发?”从2012年就开始负责统筹资料馆活动的任佳说,观众最爱问的问题就是下个月的电影排片,“从月初问到月末。”她告诉京蜜,一般情况下,下个月的片单会在当月的25号前后公布。

      任佳直言,资料馆每次做影展活动都非常火爆,在网络售票没有开通之前,尤其明显。“2014年年底的库布里克回顾展,持续时间一个月。观众排队买套票,根本排不过来。”她回忆,甚至有外地的观众在资料馆外搭起了帐篷。

      排队难,吃饭也难。“小西天现在已经寸草不生了。”沙丹笑着调侃道。他坦言,资料馆附近缺少餐饮店,确实给观影带去了很大的不便。这里有一个好消息,不妨期待一下。门口的三层小白楼即将重新整修,连同影院二层一起,打造更好的公共服务空间对外。

      还有一件难事儿。“不知道多少次在工作人员的掩护下上了男厕所,不知道多少次在资料馆门口叫外卖,蹲着吃完。”“每次放映完都等不及鼓掌,就要冲去厕所,否则排队能排到厕所外面;每次优先抢双数座位,就是为了离女厕所近一些。”在一篇介绍小西天附近餐馆的文章里,几则建言影院早日解决上厕所排队难的问题,得到了很多人的点赞。工作人员无奈地表示,坑位有限,遇到等候时间太长的情况,他们会疏导观众到影院外的办公楼,还有就是到小西天牌楼旁的公厕解决。

      “临时有事,去不了,原价转两张票@中国电影资料馆”从2015年北影节开始,负责打理官博的喵妮卡和卷毛发现,观众转票的需求越来越大。于是,两人很自然地通过官博帮转票人吆喝。“买票一时爽,转票发掉光。消费,购票”与影迷互动,及时提供公共服务解答,资料馆的微博很亲民、很活泼。

      去年跨年之际,一位网友急需转手两张中影电影院小西天店的电影票《地球最后的夜晚》,并在微博上请中国电影资料馆帮忙转票。事实上,这家电影院与资料馆相隔不到200m,就在小西天牌楼的旁边。不少第一次前往资料馆看电影的人,很容易走错。有意思的是,官博转发了这条微博,并回复:“我在哪儿?我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略带调侃的语气也引来了粉丝的关注和热评。

      “资料馆在四月将迎来一年之中最密集的日程,为期15天的密集节目和大量电影人的造访之后,大学生电影节紧接而来,我们五月再见!在小西天,月月都是电影节。”点开官博的首页,置顶微博广而告之。

      

狗狗币 火币